很难想象《失传的营养学》这部书的价值有多高。

一开头,我就被它抓住了。观点新颖、逻辑严密,思想的深遂程度出乎我的意料。语言之清晰,使如小说般很长的段落变得似乎很短;问题的尖锐和论述的精彩,使原本应该是枯燥的医学理论变得竟如小说般引人入胜。

“让现代医学最尴尬的是,不管它多么自恃先进,它能够恢复健康的疾病并不多。多少调理糖尿病的专家死于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的专家死于心梗或脑血栓;精神科、神经科的医生自己长期失眠。今天的医学偏离了‘食药同源’这一正确方向,它太自以为是了,觉得自己无所不能,结果搞得自己处处碰壁。”我用了三天时间,细细品味与鉴赏这本“宝贝书”,我惊奇,它竟然在世人面前洞开了一个伟大的智慧:人体自行修复功能是如此的奇妙和伟大,它治病所需要的又十分简单,不是别的,就是人体所需的唯一材料:营养素!很多人只知道吃饭是为了活着、为了享受,却不知道吃饭的真正意义是获取营养素——因为只有获取足够的营养,才能补充人体消耗,同时自行修复人体损伤。如果把人体比作一座大楼,营养素就是组成大楼的砖。今天缺一点,身体就会少一块砖;明天缺一点,身体就会缺两块;这样一块一块地缺下去,缺到一定时候,修复难度大了,疾病就产生了,当营养素缺乏到没法修复时,楼就塌了,人就完了。生活中,很多人只知道营养不足会得病,却不知道营养素这么重要,更不知道,有了疾病可以用营养素修复、医治。不仅明显的营养缺乏症可以用营养素医治,就是重大的疾病,如糖尿病、高血压、冠心病等,甚至包括一些癌症,营养素同样能协同医治,而且能修复如初。王涛写了这样一本指导生命健康的“有生命的书”。

读完这本书,我成了他的病号,后来,成为他的朋友。 他用营养素,让我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变成了一个“新人”;所有体检时的几种难疾完全痊愈,体重下降了近10公斤,简直成了一个小伙子。他告诉我:“瘦下来了,只是身体调整的副产品,重要的是你的身体得到了修复,各种病才都好了。”
刚用营养素的头几天,我们一起喝茶聊天,他告诉我:“别看我们现在很悠闲,你身体里面却忙碌得很,忙着给你换管道,一个一个的,一套一套的都在换新的。如果没有修复材料——营养素,身体就是想修复也做不了。”    

他母亲偶然间查出得了糖尿病,老太太认为,反正全世界都治不了这病,自己在家治算了。但治来治去,血糖不仅没降反而升了。他把母亲接到烟台来,用营养素调理,仅半个月,血糖正常了;一个月时间,身体瘦下了10多公斤。“身体倍儿棒!”老太太是位高级教师,说话幽默:“肚子小了,走路不瘪着肚子都不行——没劲;现在走路像飘起来似的。”他跟母亲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我保你活到120岁,到时候想死都难!”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被很多病人、医生忽视的营养素,在他手里竟然这样神奇无比!病人感谢他时,他幽默地说,不要感谢我,感谢你自己的身体——它才是真正的大夫。

由于他深谙西医临床各科,对中医、西医和营养学都有很深的造诣和独到的见解,故可以将医学和营养学融会贯通,开创了全新的未来医学发展方向——营养医学。营养医学将在未来的几十年后大行其道,而且会长盛不衰,会改变今天医院的结构和形象,是临床医生、科研人员一次深刻的头脑革命。
《失传的营养学》是一部理论性和实用性都极强的好书,它浅显易懂的阐述了营养素干预调理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高血脂、脂肪肝、肥胖、失眠、痛风、肝硬化、肾炎、更年期综合症、脑萎缩、老年性痴呆、多种精神心理疾病和各种骨关节、肌肉疾病等几十种难以恢复健康病症的理论依据。病有来的路就应该有回去的路,没治好,是因为没帮它找到回去的路。这一理论,给无数糖尿病、高血压等需要“终生”服药的慢性病患者带去了无限的希望和生机。

看过《失传的营养学》这部书的人,都会受益匪浅、享用终生的。

吴殿彬——高级记者,中国时事报道全国十佳总编辑、新华社全国十佳通讯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