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真的理解了营养医学,我们只有一个选择——接受营养调理,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分钟。”每当有人问我,调理有什么好处,什么病能调理,什么病不能调理,病好了能不能不吃营养素,我都会这样回答,但是几乎每一次对方都报以疑惑和不解,似乎我说的太过邪乎,似乎我就是营养医学的一个托,似乎我把营养调理无限神话。其实我想说,我这一句话只不过说出了营养医学最简单最皮毛的价值,以我的能力和阅历也就总结到这个程度了,而且能有这样的认识,我都还是经历了一番九九八十一难,才算得见真经。

会员朋友们可能都以为我是王博士多年的追随者,甚至有的朋友以为我们博士的学生,其实我结识博士也不过一年多一些,但是这一年的时光,我敢说是我人生最精彩的一年,也是深刻改变我人生轨迹的一年,同时也是完善我的价值观人生观的一年,记得初见王博士的时候,我像大多数的调理会员一样持有的是怀疑态度,我可能还更甚一些。

此前我是北京电视台科教频道一档日播健康节目的制片人,节目做得红红火火,结识了许多闻名遐迩的著名专家,其中不乏泰斗级的老中医、三甲医院的院长、中科院的科学家,甚至还有为中央首长看病的医生,所以在我第一次见到王涛博士的时候,真的是有眼不识泰山。

第一次见面博士非常谦和,我也有些拘谨,起初我还觉得王博士书生气很足,感觉也是博学多才,可是当对话涉及到博士研究的营养医学的时候,当时的我真的以为又见到了一位不靠谱的“大忽悠”。我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景,博士认认真真地跟我说慢性病可以调理,糖尿病也可以调理,甚至能够达到临床恢复健康。我虽然不是学医的,但是起码的医学常识也有,全世界都说糖尿病是终身疾病,是不能恢复健康的,居然王博士说自己可以恢复健康糖尿病?不光如此,高血压、心脑血管疾病、痛风、慢性胃炎、肾炎、肠炎、肝硬化,甚至抑郁症全都能治,而且不吃药不打针,就靠什么营养素,还专业指导。当时我是越听越冒冷汗,心想眼前这位王博士不会自己就是个病人吧?妄想症?可是人家言辞凿凿,听着我也听不出什么破绽来,想要揭穿人家我还做不到,但是当时我心里已经给王博士下了定义——一个不靠谱的假专家。

很快,我就被证明是错的,大错特错,险些遗憾终生。

《失传的营养学》营养医学的第一本理论著作,大家都承认是本好书,许多人因为这本书而受益,而我最初读这本书完全是被迫的。不是我思想境界低,不是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只因为那时的我还不知道王博士和营养医学究竟对于世界意味着什么。当时博士送给了我这本书,我全然没有当回事,过了好几天,才在无聊的时候拿起来翻了翻,这一翻可不要紧,现在我才知道,当时我翻开的不是一本书,而是自己人生新的一页。

一口气读完了《失传的营养学》,我终于发现自己错看了王博士,虽然许多地方还没有完全理解,但是营养和健康的关系起码明白了,知道了人为什么生病,怎么才叫治病,什么才叫健康,也知道了营养调理为什么能够调理许多慢性病,这时候我才开始知道,我见到的这位王博士是何许人也。

随着后面的工作不断进行,采访了一个又一个接受营养调理的病人,他们身上发生的一个又一个医学奇迹,让我对营养医学的理解不断加深。糖尿病患者不打针不吃药血糖4.7!肝硬化病人硬化完全逆转!再障病人血小板从7到110!抑郁症患者绽放笑容!这些铁一样的事实让我对王博士越发敬佩,我逐渐发现,王博士开创的营养医学正在悄然引领一场变革,而我竟然成为了这场变革中的一份子,能够亲历并参与这场变革,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我正在和王博士一起创造历史。

 “历史选择了王博士,历史也选择了我们。”这是我和《健康就好》栏目组同仁开工作会议的时候,每次必说的一句话。作为《健康就好》栏目的制片人,我有幸在工作中能够更多地接触王博士,能够聆听博士的许多教诲,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工作和交往,我对王博士和营养医学的理解逐渐加深,最终,我总结出这样一句话,这句话可以说是我对王涛博士营养医学的个人理解,也可以说是一种评价。

我曾经想过,为什么偏偏王涛博士破译了营养和健康的秘密?为什么偏偏是他创立了营养医学?为什么那么多世界健康难题在营养医学面前可以轻松破解?直到有一天,我意识到是历史选择了王博士,就像历史曾经选择了牛顿、爱迪生、爱因斯坦,历史的车轮缓慢而有力地前进着,当行进到我们现在的历史时期,一切条件都已经具备,历史在无数巧合中选择了河北医科大学的王涛,在经意与不经意之间,他肩负起了改变人类医疗健康历史的重任!

曾几何时,我真是从心底羡慕王博士,历史选了他来被载入史册,这是何等的荣光,说是多少辈子修来的福分也不为过吧?可后来我又想,我自己呢?我能够和博士一起宣传推广营养医学,难道我不是被历史选中的人吗?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能成为王博士身边的张龙赵虎王朝马汉,我也该知足啦。转念又一想,我们所有的会员朋友不也是被历史选中的人吗?

历史选择了王博士,历史也选择了我们。朋友们,感谢命运吧,我们一定要携手向前,紧随王博士的脚步,一起去创造历史。一两年以后,当我们的营养调理达到一定的程度,我们将会是全世界第一批糖尿病痊愈的病人!全世界第一批高血压痊愈的病人!全世界第一批肝硬化痊愈的病人!全世界第一批各种慢性病痊愈的病人!有一天,我们将和王涛博士一起,向全世界宣告:人类医疗健康的新时代到来了,营养医学将帮助人类战胜各种各样的疾病,而我们是第一批光荣的受益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