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男人有泪不轻弹,但作为女人的郝利英同样如此。用她爱人的话说,结婚几十年,没见过她流泪!
郝利英是个倔强的人,也是个坚强的人。打她记事开始,她就不记得自己流过泪。50多岁的她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丈夫下岗,自己生病,女儿出走,母亲病倒,这些生活的苦难统统压在了她身上。虽然自己身体勉强支撑,但还要去照顾病人,用微薄的收入补贴家用。她和老伴生活最艰难的时候,甚至去捡过破烂。即便在广场锻炼,看见谁往垃圾桶里扔个塑料瓶,她都会跑过去,从垃圾桶里把那个瓶子捡出来。
女儿考上大学不到一学期,就跑回家来跟父母提出要放弃上学。更让老两口生气的是女儿要用家里的钱和朋友一起做生意。几番争执后,丈夫老何狠狠抽了女儿三个巴掌,女儿愤而出走,走时还拿走了老两口仅存的积蓄。
这一走就是十一年杳无音讯。郝利英恨极了这个不争气的女儿,可是等气消了,作母亲的怎能不惦记自己的骨肉。她一生做事说一不二,从不后悔,虽然万般惦记姑娘,想女儿想得直上火,牙疼疼的吃不下东西。但是不论在人前人后,一滴眼泪没掉过。
2012年3月,郝利英多年的头痛开始发作,但是这次发作非同小可。不但疼痛程度非常剧烈,而且毫无间歇。吃止痛药或者休息都丝毫没有用。半夜疼得她直用头撞墙。疼了两天两宿,郝利英一口饭没吃,一下枕头没沾。家人一看这么挺着不行,拉她去医院打针。谁知打着打着她就此不省人事了。医生一检查,赶紧让送大医院,这里医疗条件不行。一天一夜之后,郝利英挣了一下眼睛。她看见周围很多人在忙碌,但手脚毫无感觉,身上一点劲都没有。接着她又陷入了昏迷。直到第五天,她才清醒,可以动了。老伴告诉她,自己寸步不离地守了她四天,看着她心跳每分钟只有十多下,他就怕什么时候那个监护仪上出现一条没有波动的横杠……
郝利英还有一个年过80的妈妈。这几年老妈身体也不好,虽然郝利英自己也不怎么样,可弟弟在杭州,妹妹在北京,哥哥又每天上班,只能她来照顾。
出院以后,郝利英多年的腹泻明显加重了。这些年来,她就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因为每晚都要上四五次厕所。照顾妈妈的时候,郝利英的腹泻达到了顶峰。已经不能用次数算了,根本就是吃什么拉什么。到后来是喝完水都立刻要上厕所。吃什么药都没用。
她站都站不起来了,实在没气就只能趴床上。可刚趴下,立刻又要起身上厕所。她也纳闷,以前是拉,但是都排完了,没东西了可拉了也就停止了,这次是没完没了的拉。白天还凑合,到了晚上,折腾的老妈妈没法睡觉。老年人本来睡眠就轻,一醒过来就再也睡不着了。这天晚上,她跑了六七次厕所,后来怕影响老妈妈睡觉,干脆就待在厕所不出来。其实,妈妈早就醒了,看她半天不出来,担心她有事,就下床来到厕所,敲了敲门:“英啊,你咋的了?你说你来照顾我,你这样我能睡觉吗?不行咱就再上医院看看吧?”
 
听到这句话,郝利英哽咽了,她勉强的说:“没事,妈你回屋吧。”老妈妈叹了口气进屋了。郝利英在厕所,咬着自己的手背,第一次掉下了眼泪。按说头疼,失眠,糖尿病,腹泻等等,也病了这么长时间了,在鬼门关也逛一圈了,连死都看淡了,怎么就落泪了呢?她边哭边想,谁能让自己不拉肚子,让她做牛做马干什么都行。
老天有眼,冥冥之中天意眷顾,6月份,郝利英听到了王涛博士的广播节目。听了两天,她就拨打了400调理热线,电话里,她激动的语无伦次,一个多小时才采集完所有信息。
坚强的郝利英做事绝不含糊,执行方案更是丝毫不马虎。给她服务的工作人员知道她病情严重,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康复,所以经常打电话问她好转情况,给她加油。她却反过来教育工作人员:没有什么方法治病能立刻见效的,必须坚持病才能好。
她说得没错,两个多月后,她人生最大的愿望实现了,她不再腹泻了。以前从来不敢吃的柿子,现在吃完也一点反应都没有。三个多月后,她的头疼也在好转。以前她睡前必须吃止痛的药,即使这样也很难入睡。现在每天揣在身上的止痛药不见了,她睡上了几十年以来没有的安稳觉。
都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可郝利英确是双喜临门,离家十一年的女儿回家了,还带着可爱的外孙。女儿一回家就把门窗都换了新的,把房子也重新装修了,并郑重地跟二老道了歉,她已经成人了,有了自己的事业,也有了完整的家庭。虽然久别重逢,坚强的郝利英和女儿离家时一样——没掉一滴眼泪。
2013年年初,郝利英不顾自己正在感冒和家人反对,去北京见到了王博士。当时博士看她的资料后,发现她身体内部的紊乱比别人严重得多,所以对她印象非常深。她告诉博士自己现在能睡着了,不头痛了,不腹泻了。博士说:“你看你这化验单,调理了半年,血糖才下来三点多,我以后的任务还很重呢。以后你还继续调理不?” ,“调理,一定要继续坚持。”博士继续问她:“要是一时半会没效果呢?”郝利英坚定的说:“那也得坚持,病不是一天得的,也不能一天见好。”
博士笑道:“看来你没少看节目,你说的对,只有这样病才能彻底根治好。”
谈话中,郝利英说这样一句话:“我妹妹在北京这么多年我都没来过,这次来不为玩,不为看风景,就为看看我的恩人王博士……”
话没说完,郝利英已泪流满面。
 
(采访嘉宾:郝利英            编辑:郑明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