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生也不会忘记2006年的12月1日到2007年元月3日这一个月的医院岁月。
我因为痛风发作,膝盖疼痛而住进医院。那种刺心裂肺的痛苦,让我生不如死,活着,已不再有任何意义。
每天因为忍受痛疼而大量的出汗,内衣要不停的换,换下来的内衣轻轻一摔,汗滴就掉了下来。朋友从医院的四楼抬我去做核磁共振,由于他的胳膊靠近我的头部,穿的鸭绒袄竟全部汗湿!我实在忍不住的说:如果我是地下党,目前这样痛疼,我一定会叛变的。“关节疼痛似蛇咬,鬼门关前来回跑”是我当时的心理写照。
     为了止痛,医院给我大量使用抗生素, 我的体重很快就由78公斤膨胀为90公斤。痛风不但没有治好,反而又因为体重严重超标增添新的疾病,尿蛋白,高血压、糖尿病、肾结石、血脂稠等等如约而至,而肾病是我最恐惧的,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它能使一个富有的家庭迅速走进贫困的深渊,我不想连累我的家庭。
我们县中医院的肾病专家,和我私交甚厚,为了帮我治肾,依照国家调理肾病指南操作,给我大量使用激素,结果不但蛋白没有稳定,肾病还进一步加重,迅速发展为肾衰竭 ,此时我欲哭无泪!
从此,我不能够像常人一样的走路,架上了双拐,就像一只折了腿的马儿,一架就从2007年架到2013年的六月。
     二、漫漫求医路
    当我的肾肌酐指标发展到257时,我和我内弟一起到了北京,住在我表弟家里。
我先是挂号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主任医师给我开了个药单;我又挂号了协和一位女专家,是位留美专家。专家态度和蔼,犹遇春风,她对我说:目前,你这个病,协和没有好的办法。肾细胞坏死,不能够恢复,你既不能够输液又不能够给你用药,输液和用药,只能够加速你残存的肾细胞坏死速度。我说:那不是等死吗?专家说:你回家控制好血酸和血压,等到在往坏处发展了,考虑换肾。
我的天哪!我们县12位换肾的只存活了一例。专家又不厌其烦的告诉我服控制血酸和血压药方法!是个大专家,给我说的都是真话,尽管我不愿意听。
     满怀着无奈,我回到了表弟的家。自从上次痛风发作,我对于生死已经麻木了,作为一名唯物主义者,对于死亡有着正确的认识,但是我不愿意做一个不死不活的人——烦人。
     表弟从外地出差回到了家,听了我的情况就对我说:“三哥,你别急,你先在家里住着,改天我带你认识个留学日本的营养医学博士”。 
一等就是三天之久,那天中午,表弟的司机叫我上车,去找博士!
        汽车从亚运村大屯路金泉广场一路奔向了博士的办公地点,我的心随着车在波动,茫然的看着飞驰而过的大楼。到博士办公室已经是下午1点30了,表弟忙着工作,博士刚下楼吃饭,我和我内弟,就在博士的办公室等待!
表弟给博士打了个电话,博士急忙丢下饭碗,赶回了办公室。只见博士戴一副眼镜,看上去很疲惫,但是感觉很精干,有点“削尽沉繁留清瘦”感觉。 他——一个留学日本博士能够解决我的问题吗?我心里在暗思忖着,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热情,我用不大信任的目光打量着博士。
       博士看了我的化验单,语气坚定的说:“你的肾衰竭够严重的了,但是能够调理过来。你的肝需要补充优质蛋白质,但是你的肾又不需要,补充了蛋白你的肾肌酐值有可能会升高,但是你不要害怕,一定要听我的,会慢慢的降低下来。把你的化验单存档,你等着方案”!说完就转身离去!
     四、焦急的等待
         这次见面,我似乎毫无收获,回家路上,我内弟也说:“估计又是个张悟本,肯定没啥真本领,就会忽悠!”我的心里一片茫然! 我真的怕遇到类似张悟本之类,一是目前的中国已经处于病态,人与人之间已经缺少了信任,要相信一个有价值信息,要付出极大代价啊;二是我表弟从小就老实,如果我表弟自觉与不自觉中给我介绍了个假博士,岂不客观上把表哥害惨了啊。
        在狐疑中回到了家,看到了表弟书桌上放着一本书——《失传的营养学》,作者正是我当天见到的王涛博士!看了两页,我就被此书完全吸引,一口气读完,发自内心的感叹:真是一部旷世奇书。全新的观点,另类的视角,吸引住了我,征服了我。我渴望的中国医学所需要的革命,就是要从营养医学始,我认定这个革命者、先驱者就是这个瘦巴巴的王涛博士。“五百年必有王者兴”,这个医学界的王者非王涛莫属。我坚定的说:听王博士的,回家执行方案去!
  五、来自家庭的压力:
   回到家里,给家人汇总北京之行的收获,我说找到了逆转我肾衰竭的方法——营养医学!全家群起反对,跳得最起劲反对力度最大的是我的儿子,他是河北大学硕士研究生,一阵批驳,“爸,花了那么多钱到北京带回来了这样一个结果”。儿子十分失望。我说:儿子啊,协和专家说的明明白白,几乎是让我在家等死啊!预期等死倒不如相信回营养医学,或许杀开一天活路。即便营养医学是试验,我做第一个实验者,为后人获得经验和教训,就这样,不在讨论了。我知道儿子是对父亲的爱,生怕父亲有个闪失,延误了最佳调理时间。
六、调理的曲折——摔掉双拐
        第一个月的方案从郑州银杏树超市发过来了,我一看方案,就产生了疑问,方案里面竟然有钙铁锌片,我不是有肾结石,怎么还可以用钙?用钙的话不是会加重肾结石吗?我给表弟去了个电话表达我的疑虑,表弟正好和博士在一起,博士告诉我表弟,“他的肾结石和钙没有关系,是因为尿酸在肾小管里结晶形成的,让他不要担心,严格执行方案就行!”我一听很有道理,再没有任何疑问!
为了严格执行博士方案,我搬到了马镫移民新村,新村在一个万亩港湾边缘,空气新鲜,蔬菜粮食全部都是天然,我每天坚持运动40分钟,断晚饭主食,营养素一顿不拉,一月之后,身上所有症状都有不同程度的改善,我到医院检查,所有指标也全面开始好转,我激动的给表弟打了个电话,汇报我的情况,表弟也很为我高兴。
      看到营养素如此有效,我就停服了我极为厌恶的所有药物,包括控制血尿酸的西药——别嘌醇,但是2013年4月,我需要的营养素却迟迟不到,着急的等待,加上停药过猛,痛风再次发作,整整一个星期我都在医院的病床上度过,我在电话中痛骂客服人员,为什么还不把营养素给我寄来?客服无奈的说:全国都断货,没有办法,希望理解!
2013年4月23日,我望眼欲穿的营养素终于到了我的手中,心里的激动就像是掉到水的里孩子抓到一棵救命的稻草!继续执行方案之后,我的体重开始下降,90斤、86斤、83斤、80斤……一天天看着自己身体的变化,我充满喜悦!一月之后,我竟然甩掉了与我相伴四年之久的拐杖,我从一只僵硬的虫子逐渐成了一条充满生气的龙!
       转眼间到了2013年的9月30日,我怀着复杂心情来到了县中医院抽血化验,每次化验就似一次考试,激动而又紧张。化验结果一看,肌酐降低到了142,我们这里正常最高值是115,全家沉浸在愉快中。正好此时,新的营养调理方案,又发过来了,我开始执行新的方案,第六天,因单位组织体检,检查结果让我大吃一惊,肌酐竟然突然上高到了273,以为了弄错了,第三天换了一家医院在做化验。结果和9月16号基本一致,肌酐是252,说明是肌酐升高了,一下子又紧张起来,好梦成为了噩梦。赶紧又打电话找我表弟,博士对我 表弟说:他的情况正常,没有事,继续调。等等在去化验,如果还有问题,重新调方案,说的不疼不痒的。我更加担心起来,自己做主把营养素全面停止使用。我又通过客服反映了我的问题,发过去了邮件。又是一个漫长的等待,煎熬着,终于于第八天等来了客服的反馈。客服明确告诉 我:你肌酐升高是个好现象,是营养素发挥了作用,是打破了平衡的应激反应。我这才放宽心,继续执行方案!
七、终露曙光——初步大逆转
    日子在不停的往前走,我煮食了整整一个月青菜,到了11月的16号,怀着忐忑心情,又去医院化验室赶考,这次是在我儿子的工作地方一个医院,10点30,结果出来了。出现了惊人的效果,逆转了,逆转了啊!肌酐正常值内,尿素氮、尿酸正常值内。简直不可思议,不相信自己眼睛!狂喜之后,冷静一想,我化验那天我前面有个年轻小伙,也是化验肾功能,难道是他的血液误弄成了我的血液?如果是这个样,会把小伙子吓坏的,我急忙找到化验室,问是不是血液弄错了,化验员肯定的告诉我,没有错的,有编号。我还是不敢相信,我18号又去这个医院化验室做复查化验,这次化验我去的很早,夜晚三点就醒了,在等待着,化验室只有我一个人,我千叮咛万嘱咐化验员,一定要写仔细。
10:30到了,我一看啊,奇迹发生了,我的天哪!肌酐正常值,血糖正常值,只是尿素氮高到12点,是因为我17号,我到城区,朋友在一起,经不起诱惑,吃了一大碗烩面,可能是油有问题,导致了尿素氮升高,我瞎猜着。
一个 不可能的事情发生在我的身上,我回想到院子外面那株已经死亡的香樟树,从树根发出的新芽,我就似那株即将死亡的树,我又发出了新芽!
想到这里我立刻为博士题诗一首:
【绿荫】:
善救病者无弃患,
善救物者无弃物;
营养医学勤着力,
朽柱也要绿成荫!
我这柱已经腐朽为朽木,博士终于绿成了荫。向【远离疾病:失传的营养医学】致敬!向博士以及博士的团队敬礼!等明年我的院子外面那柱香樟树开出了新花,我住房后万亩港湾水蓄满、调往北京时,我邀请博士以及博士的团队,来品尝野生鱼的美味!